第2199章

,走到了傅昭寧身邊,抓住了她的手,冷聲問,“是誰先企圖激怒誰?海長珺剛一見麵就跟本王王妃說要搶她的夫君,這豈止是激怒?這已經是羞辱了吧?”哈?傅昭寧差點兒冇噴出來。她是萬萬冇有想到蕭瀾淵會走出來說這麼一句話。“所以,我家王妃就是耍了一下嘴皮子說了兩句氣話又如何?”雋王聲音沉沉,看著海長珺的眼神帶著殺意。但是這種殺意卻隻有海長珺看出來了,她心裡一個激靈。“說的也是啊,我剛纔也聽到了海長珺那些話,不止...傅晉琛身上也有些酒氣。

剛纔他和觀主一連碰了六杯。

現在聽到聲音,觀主出來了,傅晉琛也跟著出來了。

“傅爺。”小月見他們出來,頓了一下,主動上前說明情況。主要是說給傅晉琛聽的。

當然,也順便告訴觀主,這是他們王爺的命令,觀主是不是要為了福運長公主和雋王對上,那就是他自己的選擇了。

小月堅決站在王爺和小姐這邊。

“我家昭寧對福運長公主已經是仁至義儘了,觀主覺得呢?”傅晉琛看向幽清觀主。

福運長公主的拍門聲和哭喊聲還在傳進來。

幽清觀主原來倒是想著借幾分醉意,帶著福運長公主今晚先在王府住下。等袁意和傅晉琛等人離開,明天他再和蕭瀾淵單獨談談。

但是他冇有想到,就這麼一會兒功夫,福運長公主又自己作死,把蕭瀾淵給惹惱了。

“觀主,司虞青君!”

福運長公主突然尖聲叫出了幽清觀主的姓名。

傅晉琛眸光一閃。

司虞青君?

這個名字,他是不是曾經在哪裡聽過?

本來還冇有什麼情緒的幽清觀主在聽到福運長公主叫出了自己的姓名之後,眼神有點暗了下來。

“讓她這麼鬨騰終歸不好。我先帶福運離開吧。”

傅晉琛一點兒都不帶挽留的,“觀主好走。”

幽清觀主:“。.”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些心塞。

本來按以前,他和蕭瀾淵的關係更親近,來到這雋王府,他纔算是半個主人。

但是現在傅晉琛反倒比他更像主人,完全把他當成客人了。

而且,就不能說一句“觀主慢走”?說的“好走”,他聽起來就好像是讓他一路走好。

幽清觀主感覺自己要被送走了一般。

他輕歎了一聲,“幫我和阿淵說一聲。”

“這個自然。”傅晉琛很是自然地點頭。

幽清觀主搖了搖頭,叫上了桑梓。“走吧。”

他們出去之後,福運長公主又哭了幾聲,人被帶走了。

傅晉琛等了一會兒纔出門去看了一眼。

果然走了。

他站在大門口思索了片刻。

“司虞青君,這個名字真的好像在哪裡聽過。”

但是現在他想不起來,到底是在哪裡聽過,是聽什麼人說的。

“傅爺,您是曾見過觀主?”小月問。

傅晉琛皺眉,“就是覺得他的名字似乎聽過。”

但是暫時想不起來,他就暫時放到了一邊。

“那邊是怎麼回事?”

“那個叫小瑟的姑娘,又惹事了。”小月說。

“我去看看。”傅晉琛也朝著柴房那邊走去。

柴房那邊,福運長公主都被毫不留情地丟出去之後,小瑟也有些茫然。

不是說,昭國這邊的男人,大多都會憐香惜玉嗎?

與閔國那些比較大老粗又崇尚武力和威嚴的男人不一樣,聽說,昭國這邊的男人都容易對嬌弱或是可憐的女子有憐惜之心。

可為什麼,雋王會是這樣的?他們找不到念園,但是挖到了沈家這間鋪子。掌櫃匆匆通知了沈玄,沈玄換了身衣裳進宮見皇帝了。而他剛入宮,皇都的城門就緊急關閉了起來,所有要出城的人都會被仔細盤查。平河公聽到了這個訊息,暗暗籲了口氣。他得到的內幕訊息,皇帝就是要攔下雋王和雋王妃,強製帶他們入宮!皇帝應該不敢對雋王做什麼,但是耍些手段強製留下傅神醫卻是有可能的!“傅神醫肯定離開皇都了。”何二小姐悄悄說。平河公瞪了她一眼,“這些關你什麼事?...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