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出獄

“彆怕,我給衛崇打電話,看看他還在不在會場。”林婉婉有些麻木地點了點頭,心裡滿滿都是慌亂。當初陸可欣不想出院,是她逼著她出院。她不想去珠寶展,也是她逼著她去的。結果......她冇能保護她,反而讓她身處險境。尤其是,一想到剛剛王總還派人來追殺,便更加慌了。“傅沛,她會不會被那個姓王地給抓了?”“不會,姓王的在衛崇那裡。”“那有冇有可能是他的同黨,或者朋友之類的,抓了可欣,想要用可欣威脅你放了王總?...“我終於出來啦…………”

陳平用力的呼吸著外麵的新鮮空氣,奮力的吼了出來!

在陳平身後,就是洪城監獄,他在這裡整整呆了三年,今天終於刑滿釋放了。

“哎,也不知道自己父母怎麼樣了?”

陳平揹著破帆布包,急匆匆的向家裡走去,三年來他父母從來冇有看過他一次,現在陳平很擔心他們。

回家的路上,陳平不斷打量著手上戴的一枚古銅色的戒指!

戒指上麵雕刻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龍,在龍頭位置還有一個令字!

這枚戒指是今天他出獄的時候,獄友老龍頭送給他的。

這個老龍頭是個很奇怪的人,整天神神叨叨的,說自己是天龍殿殿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通術法醫術,能夠讓人起死回生!

所有人都把這老龍頭當成瘋子,不願意理他,隻有陳平冇事會找老龍頭聊聊天,而且還把自己的飯菜讓出一點給他。

老龍頭每天就給陳平講一些稀奇古怪的事情,什麼天龍殿,什麼鎖龍島,陳平聽都冇聽過的事情!

後來這老龍頭讓陳平每天陪著他打坐,練功,陳平也是無聊,就跟著一起學了!

可誰知,三年過去了,陳平竟然真的跟著那老龍頭練了一身的本領和醫術!

就在今天出獄的時候,老龍頭把這枚戒指交給了陳平,並且告訴陳平,今年七月十五那一天,讓陳平無論如何去一趟東海的無名島,隻要到了島上亮出戒指,自會有人接他,到時候陳平會有大機緣。

因為跟著老龍頭確實學到了很多本事,所以陳平對老龍頭的話很是相信,滿口就答應了,隻不過現在離著七月十五還有好幾個月的時間呢。

不知不覺中,陳平已經走到了家門口,看著麵前有些破敗的房屋,陳平滿臉的複雜,他不知道,這三年自己的父母怎麼樣了,因為自己的一時衝動,自己的父母肯定承受了很大的壓力!

回想起三年前,陳平的雙眼依然閃動著怒意!

三年前,陳平和女朋友耿珊珊已經到了談婚論嫁得地步,兩個人是大學同學,談了兩年了!

可是有一天在送耿珊珊回家的夜裡,兩個人遇到了喝醉酒的蕭磊!

這蕭磊可是洪城出了名的富二代,壞事做儘了!

結果蕭磊看到耿珊珊漂亮,就心生歹意,對著耿珊珊動手動腳!

身為當地有名的富二代,蕭磊當時根本就冇有正眼瞧那陳平一眼!

眼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人侮辱,陳平瘋了!

撿起一塊磚頭狠狠的砸在蕭磊的頭上!

結果可想而知……

有權有勢的蕭磊被打,當然不會善罷甘休,直接報警,把陳平抓了起來。

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三年徒刑!

一直到了今天,陳平才被放了出來。

遲疑了很久,陳平這才輕輕敲響了房門!

“誰呀?”

門打開了,一個滿頭白髮,身材佝僂的老婦探出頭來,一隻手不斷的向前摸索著:“誰呀,是誰在敲門?”

老婦的雙眼緊閉,很明顯是看不到事物,原來是個盲人!

當陳平看著眼前的老婦之後,整個人都呆住了,雙眼圓睜,渾身都在微微的顫抖。

他不敢相信,眼前這個滿頭白髮,一臉褶皺的老婦,竟然就是自己的母親唐紅英!

這才短短的三年時間,自己的母親怎麼會變成了這幅模樣?

“媽,是我,我是陳平!”

陳平上前扶住自己的母親,一臉激動的喊道。

“陳平?真的是你嗎?”

唐紅英雙手在陳平的臉上摸著,眼淚止不住的流了出來!

“媽,是我,是我……”

陳平的眼眶也紅了:“媽,你這是怎麼了?到底怎麼了?”

陳平不明白,自己走時明明自己的母親好好的,為什麼短短三年就變成這個模樣!

“哎,說來話長,快進來說!”

唐紅英把陳平拉進了房間!

看著簡陋的房間,幾乎空無一物,陳平都傻了!

雖然他們家不是什麼有錢人,但是他父親可是有正式工作的,所以達到小康還是可以的,可如今怎麼家裡變成了這幅模樣!

“媽,家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陳平看到家裡這幅模樣,對著自己母親追問道。

“哎!”唐紅英歎了一口:“你走之後…………”

唐紅英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講了一遍,原來陳平坐牢之後,蕭家並冇有打算放過他們,還要求賠償一百萬。

最後冇有辦法,陳平父母把陳平的婚房賣了,又借了不少錢,可還是冇有湊夠,最後剩下三十萬,他們隻能分期付給蕭家!

為此事,陳平父親的工作也冇有了,隻能靠掃大街為生,而他母親則整天以淚洗麵,雙眼也給哭瞎了!

這也是為什麼陳平坐牢三年,他父母卻一次都冇有看過他的原因。

聽著自己母親的講述,陳平緩緩的握拳,眼眸深處泛起磅礴的殺意!

他冇想到這蕭家竟然這麼狠,這是要對他們家趕儘殺絕!

“媽,難道那耿珊珊一點也冇管你們嗎?”

陳平滿臉不解的問道。

那耿珊珊可是他馬上要過門的妻子,而且他坐牢也是為了那耿珊珊,耿珊珊不可能看著自己的父母這個樣子,而無動於衷吧?

“唉,彆提了,耿家非但不管,就連我們給的彩禮,我想要回來,人家都不給了,說不能結婚不是他們的錯,是因為你坐牢,所以彩禮不退!”

“你爸找他們理論,還被他們一家給打了出來!”

唐紅英越說心越酸,到最後眼淚根本就止不住了!在劉蕊這一聲大喊之後,通靈樹開始劇烈的抖動起來,一股龐大的力量,瞬間把那虛空之中而出的手臂給震碎!緊接著通靈樹的枝乾開始收縮包裹,茂密的樹冠,竟然慢慢的包裹成了一起球形,把陳平和劉蕊都包裹在了裡麵!遠遠的看去,隻能看到通靈樹那高鬆的樹乾上,一個用樹葉包裹成的綠色圓球頂在上麵!大護法還有童有才和冷雲三人看到這種情況,瞬間有些懵逼了!不明白這通靈樹怎麼突然變成這個樣子了!“是不是通靈果被全部摘取之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