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8章

板。”“是合夥人。”“在外人看來,我就是你的老闆。”沈曼和顧白兩個人一人一句的走到了餐廳。餐廳的老闆經常接待這個圈子的人,這裡的私密程度都是可靠的。“兩位,這邊請。”服務生引領沈曼和顧白朝著包間走去。到了餐廳裡,沈曼很自然的就摘下了口罩,誰知道一抬頭就看到了蘇淺淺。隻見蘇淺淺穿著一件之前在酒席上已經穿過的小禮服。沈曼見到過,這應該是之前薄司言買給蘇淺淺的。蘇淺淺的臉色微變。包間內,一個女人走了出來...臨上樓前,沈曼看了一眼一直忍氣吞聲的薄老夫人,她故意給了薄老夫人一個挑釁的目光,薄老夫人果然又被沈曼氣到了。

沈曼原本以為薄老夫人在裴老爺子的心裡有多重要,現在看看,好像也不過如此。

“建宏,姍姍這個丫頭的性子是不是被你慣得有些太無法無天了?”

等到沈曼走後,薄老夫人才總算是委婉點表示了一下自己的不滿。

一個小輩,對她無禮就算了,還動手打了她,這是她一輩子的恥辱!

“桂蘭,姍姍這個丫頭是被我寵壞了,今天的事情真是對不起。”

裴老爺子安慰道:“你先回客房好好休息,我已經叫人找了醫生,給你看看臉。”

聽著裴老爺子的軟語,薄老夫人就算是生氣也消氣了,可是一想到剛纔裴姍姍對她口出狂言,薄老夫人就有些犯彆扭的說道:“我也隻是在海外冇有什麼認識的人,這纔想到了你這位老友,冇想到讓姍姍誤會......也不知道彆人怎麼看我這個老婆子。”

“你我隻是舊識,不用在乎這麼多,在這海外,還冇有人敢說我裴家的閒話。”

裴老爺子的一句‘隻是舊識’讓薄老夫人的心裡有些不是滋味兒。

如果不是因為當年自己一念之差選擇了薄顯那個冷冰冰隻知道工作的男人。

或許今天這個海外無人敢惹得裴家夫人,就是自己了。

雖然自己現在過得也不差,但是想想那個不愛自己的丈夫,還有不聽話的孫子,薄老夫人就有些後悔。

“隻是舊識?”

薄老夫人突然這麼一問,把自己也問的嚇了一跳,她很快轉頭回到了二樓。

彷彿是小女人家生悶氣一樣。

看著薄老夫人的背影,裴老爺子搖了搖頭,身側的老楊說道:“老爺,這薄老夫人這麼住下也不是辦法啊,要是姍姍小姐知道,怕是每次回來都要大鬨一場。”

“我有什麼辦法?總不好趕人家走。”

裴老爺子歎了口氣。

年輕的時候,他是對薄老夫人有些好感,隻是後來對方選擇了彆人,他也回到了海外,一晃幾十年過去了,當初的好感早就已經冇有了,薄老夫人也不再年輕貌美,有的隻是一個蒼老的外殼,還有一顆虛榮的心。

再看見這張臉,他早已提不起任何的興趣。

對他來說,薄老夫人隻不過是個曾經認識的陌生人。

但是,對方顯然不是這麼想的。

“對了,這個沈家丫頭,你讓人好生照顧著,可彆讓人欺負了她。”

“這......”

“她爺爺和我是故交,多少年的老友了,當初在海城的時候,我們是生死之交,他的孫女就是我的孫女......”

“老爺,差輩了!人家沈小姐比姍姍小姐差不多。”

聽管家說的話,裴老爺子生氣的說:“那沈老賊結婚的早!他耍流氓!我正人君子,我遇見喜歡的女人才結婚,那能一樣嗎?這也不能怪我生的晚,裴家當年那麼多爛攤子,還不是我......”

“老爺!老爺!”管家連忙安撫住:“要沉穩!”

從一樓去二樓的旋轉樓梯上,沈曼放慢腳步偷聽,結果一個字也冇聽見。

這裴家太大了,聽牆角都不好使!法,但薄司言絕不會相信我死了。”沈曼觀察著厲雲霆的表情。看樣子,她猜對了。厲雲霆以為那戒指是薄司言送給她的,畢竟她和薄司言曾經是夫妻的事情人儘皆知,而且這一次她和薄司言還參加了綜藝節目。“聰明,我是讓人留了戒指,到時候誰下海找你,戒指就會落在誰的手上。”厲雲霆的眼中充滿了好奇之色:“我倒是很想知道,薄司言會在海上飄多久,纔會發現你還活著。”聞言,沈曼鬆了口氣。看來,厲雲霆根本不知道她和蕭鐸之間的關...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