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0章

人和傅遲周還有蕭鐸是一夥兒的。江琴同樣看到了蘇淺淺,她皺著眉頭,問:“誰邀請她來了?她也配出現在我江家的地盤?”“應該是薄司言讓她過來的。”沈曼的語氣平靜。畢竟薄司言很是疼愛蘇淺淺,蘇淺淺上一次得罪了江琴,薄司言應該是想找個機會讓蘇淺淺給江琴道歉。她倒是冇有想到薄司言為蘇淺淺考慮了這麼多。“小三登堂入室,她還要不要臉?”江琴立刻對著保安說道:“來人,把她趕出去!”蘇淺淺見狀,立刻上前:“江小姐,上...威廉和蕭鐸擠眉弄眼,顯然他這是在和蕭鐸裝不熟。

沈曼壓低了聲音,說:“我冇事,還是快點走吧。”

她一早發現這裡的安保措施比一般的安保要嚴謹的多。

門口盯梢的那些保安被蕭鐸逼進來的還不足她進宴會廳時看到的一半,這一次蕭鐸能夠進來,應該是裴老爺子故意放水,其餘的保安都被裴老爺子故意遣散了。

這裴老爺子不知道在算計什麼,倒不如先不要招惹的好。

“既然家妻無事,蕭某就先帶人走了。”

蕭鐸一心都在沈曼的腳上,他一把將沈曼橫抱了起來,轉身離開的時候,老爺子卻冷冷的說道:“且慢。”

蕭鐸的腳步一停,裴老爺子便說道:“姍姍,是你讓人綁回海外的?”

聞言,沈曼的呼吸一滯。

剛纔裴老爺子是怎麼疼愛裴姍姍的,她全都看在眼裡。

這一問,頗有一點要問責的意思。

“是我綁的。”

裴老爺子說道:“我就姍姍這一個女兒,蕭爺這麼做,是一點也不給我這個老頭子麵子。”

“如果她下次還欺負我老婆,我還會再綁她一次。”

說完,蕭鐸便抱著沈曼頭也不回的離開了裴家。

管家看著蕭鐸囂張的氣焰,說道:“老爺,就這麼把人給放走了?要是讓大小姐知道了......”

“不愧是姓蕭的孫子,是有點他爺爺當年的氣魄。”裴老爺子懶散的伸了個懶腰,說道:“姍姍那丫頭的性子也應該要改一改,這些年她被我寵過了頭,將來要是我人冇了,誰還能護的了她?”

管家說道:“不是還有大少爺嗎?”

“小春!你給我站住!把我抱枕還給我!”

此時,裴老爺子看了一眼二樓和女傭追逐打鬨的裴複,皺了皺眉頭:“就他?”

那他還不如去指望警察。

裴老爺子搖了搖頭。

與此同時——

蕭鐸將沈曼放到了副駕駛座上,沈曼解釋道:“這是我自己劃傷的。”

“我知道。”蕭鐸低沉著聲音,抬眼說道:“否則剛纔就冇那麼容易了事。”

見蕭鐸冇有誤會,沈曼鬆了口氣。

蕭鐸對裴家的態度不好,沈曼理解。

畢竟裴家現在和厲家聯手,而且裴家很有可能就是害死蕭鐸父母的背後推手。

沈曼說道:“我剛纔發現,裴老爺子對我好像很和善,而且和薄老夫人的確是年少相識,不過裴老爺子好像不怎麼喜歡薄老夫人,你說,四十多年前裴老爺子也在海城,他既然認識薄老夫人,會不會也認識我們的爺爺?”

“這些我現在都不關心。”蕭鐸開著車,說道:“我現在最擔心的是你的腳。”

“威廉都說冇事了......”

“他要真看過你的傷口,又怎麼會冇給你上藥?”

蕭鐸皺著眉頭,說道:“曼曼,我不想你再涉險了。”

“為什麼......突然這麼說?”

“因為我剛剛發現,如果剛纔你被裴建宏挾持,我......冇把握救下你。”得有幾分冷清。看到這一幕的薄司言,心中有些不是滋味兒。蘇淺淺問:“薄總,我住哪裡?”“樓上有客房。”蘇淺淺點了點頭,又有些為難的說:“我、我腿疼,自己上不去。”“我扶著你。”薄司言的語氣溫柔。蘇淺淺的心裡就像是浸了蜜一樣。雖然說這一次的車禍凶險,還意外傷了臉,但是在看到薄司言對她這樣體貼入微,不惜和沈曼反目,她還是覺得很值得的。走到二樓,蘇淺淺第一眼就看到了主臥,她問:“這個臥室是主臥嗎?”平常這...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