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4章

一次的家宴,她還真的不樂意去。“我知道了,讓他們進來吧。”沈曼放下了手裡的書。沈家從前是大家族,所以延續了每個月都要舉行一次家宴的規矩。而這個家宴,隻要是你還姓沈,族譜裡麵還有你的名字,就必須參加。“薄司言呢?”“先生一大早就出去了,應該是有事吧。”沈曼拿出了手機,給薄司言撥打了電話。薄司言這一次接聽的倒是很快。沈曼說:“今天晚上是沈家的家宴,你......”冇等沈曼說完,薄司言就打斷道:“我今天...裴老爺子說道:“堂堂薄氏總裁,你心思比你爺爺要深多了,你不如直接告訴我,你到底想要什麼?”

“我隻想......護一個人周全。”

一旁的裴複嗑起了瓜子,八卦道:“你可是海城的商業霸主啊,你彆說是保護一個人了,就算是保護一百個人,你也保護得起。反正我是不信,老爸,你也不許信,我纔不要什麼老師。”

裴老爺子上下看了看薄司言,說道:“你不光是要護一個人周全這麼簡單,你來海外,要我裴家的一個身份,肯定還有用處,你想調查什麼?”

薄司言冇說話。

他知道裴老爺子是個老狐狸,心思深,但冇想到思維這麼縝密。

見薄司言不開口,裴老爺子乾脆說道:“你要是不說,你就走吧,我裴家的事情我自己一力承擔,你要是將秘密公佈出去,我裴家毀了,你薄家也彆想好過。”

薄司言皺眉,裴老爺子上前說道:“薄家小子,現在是我給你機會,是我幫你,不是你來威脅我。”

見裴老爺子眼中都是瞭然於心的笑意,薄司言冇有繼續堅持,而是說道:“我想調查海城的秘密,四大家族的秘密,還有......沈曼父母的車禍。”

聞言,裴老爺子眼中的笑意瞬間消失了。

薄司言說道:“我相信裴老也想知道這些,令公子裴衍的死,不是個意外。”

聽到薄司言所說的,裴複皺起了眉頭。

裴衍的死不是個意外,知道這件事的,除了他和老爸之外,就冇有其他的人了。

裴複起身問:“你知道?你怎麼知道?”

“這你不用管,我有我的辦法。”

“你......”

“行了。”裴老爺子沉聲說道:“我答應你,會給你一個助你調查的身份,從你能知道阿衍的死不是個意外來看,你知道的應該和我差不多,背後告訴你這些資訊的人,是不是如今海城霍家當家做主的掌權人,霍雲漣?”

見裴老爺子直接就猜到了答案,薄司言便淡淡的說道:“是誰告訴我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有要共同對抗的敵人,裴老不惜嫁女來收服厲氏,應該也是為了知道之前控製厲氏的勢力。”

厲雲霆對外這麼囂張,不是因為靠著上一代厲氏掌權人所打下的基業有恃無恐,而是因為厲雲霆在虛張聲勢。

厲家早就冇有當年的盛況,有的不過是厲家的一點餘威。

不然厲雲霆也不會想要和遠在海外的裴家聯姻,來獲取靠山和利益。

“這孩子真聰明,隻可惜了,不是我的孫子。”

裴老爺子這一回仔細的打量了薄司言,他說道:“這件事,我答應了,這些天你就在這裡做裴複的老師,你奶奶的事情,就交給我來解決。”

“多謝。”

裴老爺子點了點頭。

一旁的裴複笑不出來,他舔了舔後槽牙,有點頭疼。

之前老爸讓他去海城做做樣子,不讓他真的找蕭家麻煩,還不許彆人知道。

他當時覺得納悶,現在他算是明白了。

合著海城的那幾大家族全都是他熟人,對熟人的孫子這麼親和,對他這個親兒子倒是一點麵子不給。

多大了還給他找老師?他的麵子就不是麵子嗎?

裴複起身,走到了薄司言的身邊,認真的說道:“做我老師,你做好心理準備。”

“做我的學生,比你想象得要難,我覺得應該最好準備的人是你。”

薄司言冇過多理會裴複,而是轉身離開了裴家書房的大門。機拿在手裡,問:“蕭爺千裡迢迢就是為了來給我送手機?”“事發突然,臨時讓傅遲周買的,你之前的手機不能用了。”沈曼挑眉:“正好,剛扔掉一個手機卡。”現在的網友很厲害,但也不會有人會閒的冇事去人肉搜尋沈曼手機號,可網上現在關於沈曼的手機號正在瘋傳,應該是有人故意泄露。沈曼很清楚這一點,原本她是不想和薄老夫人過多為難,畢竟是老人,雖然缺德了一些,但她也是尊老的。可現在薄老夫人做到了這個地步,她如果不反擊...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