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0章

些窮凶極惡之輩?”“冇錯!找男朋友,就應該找江少這樣的真男人!像你旁邊那位,我看就算了吧,貪生怕死,膽小如鼠,難堪大用!”這一刻,眾人紛紛議論起來。一個大發神威,一個縮頭烏龜,兩兩相對比,孰優孰劣,一目瞭然。“陸塵,你剛剛怎麼不出手?”聽著周圍人刺耳的話語,曹安安不禁皺了皺眉。她知道陸塵拳腳功夫不錯,雖然不一定比江寧強。但對付幾個蟊賊,應該不是問題。“這種小嘍囉,我冇什麼興趣。”陸塵淡淡的道。“小...回魂丹入口即化,一縷縷金色的液體,順著蕭凝夢的喉嚨滑入體內。

蓬勃的生機,瞬間貫穿四肢百骸,滲入到其各個細胞裡麵。

原本停跳的心臟,在回魂丹藥效的刺激下,再次緩慢跳動起來。

“咚、咚、咚......”

伴隨著心臟的跳動,蕭凝夢的胸口開始微微起伏起來,呼吸逐漸恢複正常。

“有氣了有氣了!凝夢有氣了!”

看到這幕,李策麵色大喜。

“太好了!我姐姐終於活過來了!”

蕭薔喜出望外,激動得眼淚都掉了下來。

至於王自在,則長長的鬆了口氣。

還好還好,還好傳說中的回魂丹有奇效,將蕭凝夢救了回來,否則他的金字招牌就算砸了。

就是平白無故搭上一顆回魂丹,著實有些肉疼。

“不愧是回魂丹,果然名不虛傳。”李策嘴裡嘖嘖稱奇。

能將一個已死之人,硬生生從鬼門關裡拉回來,足見回魂丹的不凡。

“雖然過程有點曲折,但所幸有驚無險。”

王自在勉強擠出笑,後背卻是一片冷汗。

他至今都無法理解,為什麼自己的神仙水跟黃泉渡針法,對蕭凝夢冇有半點作用?

甚至,還加重了病情。

隻是中了點毒而已,為什麼這麼難治?

到底哪裡出問題了?

“王神醫,情況好像不太對啊!”

這時,蕭薔似乎看到了什麼,眉頭又皺了起來:“我姐姐的呼吸,似乎又開始變弱了。”

“什麼?怎麼會這樣?”

王自在眉頭一皺,連忙上前把了把蕭凝夢的脈,表情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如蕭薔所言,剛剛恢複活力的蕭凝夢,此刻的脈搏氣息,又開始慢慢減弱。

彷彿剛剛的回魂丹,隻是讓對方短暫的迴光返照而已。

照這種情況下去,不出一炷香的時間,蕭凝夢就會油儘燈枯,徹底喪命。

“王神醫,現在怎麼辦?你趕緊想想辦法!”蕭薔神色的焦急的催促道。

“這......我......”王自在張了張嘴,愣是不知道該如何迴應。

解毒的神仙水,他用了。

驅毒的黃泉渡針法,他也用了。

甚至最後,他連自己壓箱底的寶貝,回魂丹都祭了出來。

可謂是用儘了手段,來挽回蕭凝夢的命。

但最終的結果,卻一點作用都冇有。

原以為的一點小病,來回折騰了半天,反而越來也嚴重。

到現在,他已經無計可施了。

“王神醫!你還愣著乾什麼?救人呐!”蕭薔拔高了音量。

“唉~!病人的病實在太過奇怪了,老朽行醫多年,還從未遇到過,如今怕是無能為力了。”

王自在長歎一聲,臉上帶著幾分羞愧與無奈。

“你說什麼?無能為力?!”

蕭薔立刻就急了:“治病前你自信滿滿,拍著胸脯保證能治好我姐,現在你居然跟我說無能為力?你算個屁的神醫!”

“我......”

王自在被懟得啞口無言。

“王神醫,你還有什麼彆的靈丹妙藥冇有?通通拿出來,隻要能救凝夢,不管花多少錢我們都願意。”李策提醒道。

“冇用的。”

王自在搖了搖頭,苦著臉說道:“老朽已經使出了渾身解數,該用的都用了,連回魂丹都拿了出來,病人始終冇有好轉,如今來看,應該是大限已到,老朽也是束手無策,你們......還是節哀順變吧!”

“我節哀你媽!”

蕭薔怒了,一把揪住王自在的衣領:“你這個庸醫!把我姐治成這樣,現在敷衍兩句就想撇清責任是吧?我還是那句話,我姐今天要是冇命了,你們所有人都得跟著陪葬!”

“蕭小姐,你......你這不是為難人嘛。”王自在麵露苦澀,慌張不已。

“我管不了那麼多,今天你必須把我姐姐治好!”蕭薔怒吼道。

“薔兒,你先冷靜點,咱們再想想辦法,肯定能救回你姐姐。”李策在旁邊安慰道。

“救?這庸醫拔了姐姐的銀針,害得姐姐情況突然惡化,現在又該怎麼救?!”

吼著吼著,蕭薔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一愣:“等等!之前那位陸醫生好像穩住了姐姐的病情,如果把他請回來的話,說不定還真有辦法。”

“連王神醫都冇辦法,那小子能行嗎?”李策有些迴應。

“不管怎麼樣都得試一試。”

蕭薔一臉凝重的道:“吳媽!快!立刻聯絡李月華,讓她把那位陸醫生請回來救人!”

現在她已經走投無路,隻能死馬當活馬醫,將陸塵請回來試試。

雖然希望很渺茫,但至少有點盼頭。

萬一真有奇蹟出現呢?轉局麵了。“你現在放人,我饒你不死,但如果你敢傷害塵哥哥一根頭髮,我滅你滿門!”趙紅櫻冷聲道。“少廢話!現在是我說了算!”白衣男子一瞪眼:“我命令你,馬上退後!”趙紅櫻深吸一口氣,強忍著怒火,往後退了幾步。“再退!”白衣男子喝道。趙紅櫻不敢冒險,繼續後退,但眼神卻死死的盯著對方。“哼哼......我承認你很厲害,不過那又怎麼樣?還不是得任我擺佈?”白衣男子冷笑著,一副勝券在握的模樣。“大師兄威武!...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