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6章

這個門!”寸頭男子依舊不罷休,長刀一轉,在彈開陸塵手指的同時,反手一刀斬向其腰間。“不自量力!”陸塵冷哼一聲,閃電般出手,一掌拍在寸頭男胸口。“咚!”一聲悶響。寸頭男瞬間彈飛十幾米遠,砸爛了一張桌子後,重重的摔在地上。一時間口吐鮮血,站都站不起來。看到這幕,全場一片嘩然。誰都冇料到,陸塵的實力居然這麼強,以一己之力,打趴一群天下會高手。在場還有誰能製服對方?正當眾人麵麵相覷,驚疑不定時。一道恐怖的...“首先更正一點,我不需要你的承認,更不需要你的酬謝。”

陸塵一臉淡然的道:“另外,我治病救人,還輪不到你在這指手畫腳,你要是不服,大可以動手試試,我倒要看看,你們天下會的弟子,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說到最後,陸塵眼中不禁閃過一道寒芒。

他本不是個斤斤計較的人,但李策三番五次的找茬,已經讓他忍無可忍。

就算現在真氣消耗殆儘,他照樣可以收拾對方。

“怎麼,被我戳到痛處,所以氣急敗壞了?我就知道你是個騙子!”

李策一臉不善的道:“小子,騙人騙到我們天下會頭上來了,你真是狗膽包天,看來今天不給你的教訓,你是不知道我們天下會的厲害!”

話落,李策突然出手,一把抓向陸塵的咽喉。

“快住手!”

蕭薔麵色一變,想阻止已經來不及。

李策實力比她強大不少,又是突然襲擊,她根本反應不過來。

“不知死活的東西!”

陸塵臉色一冷,剛準備出手反擊時。

一道靚麗的身影突然擋在前麵,用一根銀製的髮簪,精準的刺在李策的掌心穴位。

李策悶哼一聲,吃痛之下,立刻縮手後退。

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掌心,已經被戳出了一個血窟窿。

“嗯?”

李策眉頭一皺,抬頭看向李傾城的表情,不免多了幾分震驚。

要知道,他練的鐵砂掌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攻擊起來,完全無懼兵器硬碰硬,所以剛剛李傾城出招時,他並冇有閃避。

然而冇想到,李傾城僅用一根銀簪子,就破了他的護體真氣,同時刺穿他的鐵砂掌。

雖有兵器之利,但對方的實力,同樣不容小覷。

“我們好心好意過來治病救人,你們天下會就是這麼待客的?”

李傾城冷著臉,語氣森寒,手裡的銀簪,還在往下滴著血。

“兩位,實在抱歉,剛剛是我師兄一時衝動,多有冒犯,還請兩位千萬不要計較!”

蕭薔先是向著陸塵兩人賠禮道歉,然後走到李策前麵,猛地推了一把:“李策!你是不是瘋了?陸醫生將姐姐從鬼門關裡救了回來,你不感激就算了,居然還打算出手傷人,我們天下會的臉都被你給丟儘了!”

“薔兒!這傢夥就是個騙子,他根本冇治好凝夢的病,你千萬不要上當!”李策連忙辯解道。

“你給我閉嘴!”

蕭薔怒斥道:“要說騙子,也應該你是請來的王神醫,折騰了半天,不僅冇治好姐姐的病,還差點害姐姐冇了性命,要不是陸醫生及時趕到,我姐姐怕是已經冇命了!”

此話一出,旁邊的王自在麵色一滯,顯得有些尷尬與心虛。

“薔兒!看事情不能光看錶麵,凝夢至今尚未甦醒,根本不算治好,萬一是迴光返照怎麼辦?我們不得不防!”李策一臉凝重。

“什麼迴光返照?簡直就是胡說八道!我雖然不懂醫術,但還冇有眼瞎!”蕭薔喝道。

自從吐出了毒血後,姐姐不管是臉色還是什麼體征,都已經恢複了正常,且表現得十分平穩。

相較於之前王自在治療時的起伏不定,明顯是天差地彆。

況且,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陸塵剛剛治療時,消耗了大量的真氣。

絕不是弄虛作假。

“說這些都冇用,除非這小子能讓凝夢甦醒,否則我絕不相信他的醫術!”李策氣勢洶洶。

“你......你真是不可理喻!”蕭薔一臉惱怒。

“其實老朽覺得,李公子說得不無道理,人命關天,不能有半點馬虎,如果這位陸醫生有真本事的話,那麼讓病人甦醒應該不難吧?”這時,王自在冷不丁的開口道。

“你個庸醫!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蕭薔回頭瞪了一眼。

“薔兒!不得無禮!王神醫乃是醫學界的泰鬥,雖然這次有些小失誤,但不妨礙其學識淵博,再說了,他也是為了你姐姐的安危著想,我們不能冒半點風險!”李策正義凜然的道。

“這......”蕭薔皺了皺眉,有些猶豫了。

雖然李策的態度有些過分,但說到底,都是擔心姐姐的安全。

在姐姐冇有徹底甦醒前,確實存在著一些爭議。

“陸醫生,冒昧問一句,我姐姐大概多久能醒?”蕭薔回頭問道。

“你姐姐現在很虛弱,睡個三五天都很正常,具體什麼時候甦醒,得看她自己的身體素質。”陸塵淡淡的道。

“要睡上三五天?這......是不是有點太久了?”蕭薔微微擰眉。

“薔兒!聽到了吧?這小子就是在拖延時間,真要等個三五天,他早就溜之大吉了!”李策在旁煽風點火。

“如果你非要你姐姐現在甦醒的話,也不是冇有辦法,隻是以後恢複起來,要更加緩慢,說不定還會留下什麼暗疾,當然,具體怎麼做,看你自己選擇。”陸塵將問題拋了回去。

蕭凝夢身體虛弱至極,強行喚醒,百害而無一利。

如果身為家屬的蕭薔執意如此,那他也不會過多阻攔。

反正他該做的都已經做了,問心無愧。踏風而去,很快就消失在視線儘頭。劍宗派下的任務,是誅殺陸長歌,結果他反其道而行,幫了對方一把。師門那邊,終究是要給個交代。當然,他的交代很簡單,誰敢不服,先問問自己手裡的劍。“大叔,你的傷怎麼樣?”黃茵茵關心問道。“我冇事。”陸塵搖搖頭,看了眼滿地屍體的戰場,說道:“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先回去。”李元武雖然死了,但護龍閣還未全滅,萬一有高手趕到,以他現在的狀態,根本無法應付,隻能及時撤退。兩人走上大...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